饺子,承载着中国人几千年的故事,于我而言,饺子收藏着我的无数记忆。过年了,煮一锅五味饺子,品一品酸甜苦辣咸的过往。

饺子是甜的,用力嚼一下,尽是快乐的味道。小的时候,每当妈妈要包饺子,我总会催着妈妈多和点面,就为了能剩几个饺子皮,包糖馅儿的饺子。这点小心思,当然逃不过妈妈的眼睛,妈妈总会用沾满面粉的手,轻轻戳一下我的额头,一脸得意地说:“馋猫,又想吃糖饺子了吧?坐那儿等着去。”听完妈妈这句话,我就做个鬼脸,然后屁颠儿屁颠儿地跑去拿个小板凳,坐在妈妈旁边,眼巴巴地看着妈妈包饺子,时不时吧咂吧咂嘴,好像糖水已经流进牙缝里了。

眼瞅着馅儿不多了,不等妈妈发话,我就连蹿带蹦地去拿糖,一边看着妈妈包一边说:“多放点,多放点。”直到饺子下锅了,才恋恋不舍地把视线从饺子身上离开。过了好久好久,饺子才端上来,我二话不说,抄起筷子就满盘子翻那几个可爱的糖饺子。这时候,爸爸总会举着一双筷子开始喊:“抢咯!抢咯!”慌得我找到一个糖饺子,塞嘴里就吃,烫得“哧溜哧溜”地吸气,还忘不了加速寻找下一个糖饺子。那副馋鬼像,把爸爸妈妈笑得浑身直抖,眼泪都笑出来了。

饺子是咸的,轻轻咬一口,满满的思念味道。上初中后,有时会自己出门旅行、学习。每个回家的前夕,我总是躺在床上,盯着空荡荡的天花板,满脑子想的都是家里的饺子。老家有个习俗,每次外出回来,先要吃一顿家人包的饺子。时间久了,这顿饺子竟成了回家的念想。坐在回家的车上,看着两边倒退的树木,恨不得能被传送回家。好不容易熬到家了,用妈妈的话说,我进门之后前两句从来没变过,第一句“爸,妈,我回来了”,第二句“饺子下锅了没”。有一回两句话刚说完,爸爸就东瞅瞅,西看看,末了问我:“咱家谁叫饺子啊?怎么把你得罪了?哪趟回来也得让人家下锅。”笑得妈妈手一抖,酱油倒进去小半瓶……那顿饺子的味道,至今记忆犹新啊!

饺子是苦的,微微舔一点,眼泪的苦涩涌上心头。那一年,奶奶病重,万恶的癌细胞已经堵住了她的食道。冬至那天,我们一家人回到老家,伴着奶奶短促的喘息声,包起了最沉闷的一次饺子。下饺子的时候,我坐在炕上,默默地陪着奶奶,从未如此希望饺子出锅,但那一次,却不是为了抢一个糖饺子,而是想让奶奶早一点吃到冬至的饺子。可是,等到饺子出锅了,爷爷夹起一个饺子送到奶奶嘴边,奶奶只是咬了一个小小的角,就无法再下咽。爷爷默默地叹了一声,端着饺子出去了,过了一会儿,又端了一碗饺子汤回来,喂奶奶喝,这次奶奶竟然一口气喝了小半碗!爷爷看着奶奶喝得津津有味,苍老愁苦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开心的笑。那次的饺子是啥馅儿的我忘了,我只记得,那是我第一次发现,原来饺子,也会这么苦,苦到难以下咽,苦到令人泪流满面。

饺子是酸的,慢慢咽一口,品着压力的酸楚。高考那一年,是到现在为止,压力最大的一年。不光是我,爸妈的压力也很大,为了让我吃的好,俩人每天变着花样做饭。然而,我最喜欢的,还是饺子。永远忘不了,中午放学回家,刚进门就看见爸妈端着煎饺子和炒菜,一起从厨房出来,时间上算得分秒不差。每次吃煎饺子,吃到最后一个,我总喜欢慢慢嚼碎,一点点地往下咽,品味压力的酸楚、爸妈的辛苦。也许是那时来不及想许多,现在回忆起来,那饺子,包的不只是我面对高考的压力,还有爸妈藏在心底的压力。压力,在饺子中释放,在唇齿之间,慢慢消散,留下无声的酸楚。

饺子是辣的,上大学前,在学校远远看一眼,就能看到远方的家。如今,我来到离家一千七百多公里的地方求学,虽说也有饺子,但是不管是调的馅儿,还是饺子的形状,都再也找不回在家的感觉。在老家,吃饺子要蘸蒜泥,但是在南方,只有辣椒油。第一次走进饺子馆,把饺子在辣椒油里滚了几圈,一口吃下去,顿时辣得脸红脖子粗。不由得想起在家乡吃饺子,虽说蒜泥也是辣的,却是辣的享受,而不是想哭。现在,每次看到路边的饺子店,总会想起家里的饺子,想起我和饺子的那些事。记得今年八月十五的中午,我吃了一顿饺子,竟然吃得热泪盈眶,我猜,应该是因为红油太辣吧!

如果把时光作皮,记忆作馅,那我的人生就是这样一盘酸甜苦辣味的饺子,静静地摆在那儿,待我们细细品尝。 


点评:

过年过节都离不开饺子,可以说,饺子已经成为中国的饮食符号之一,也承载着你太多的记忆。饺子的酸甜苦辣,也是人生的“酸甜苦辣”,吃的是饺子,悟的是人生。你用饺子串起快乐、思念、想家的情愫。情感细腻,真实,深刻。值得细细品味。

木沐

2019年08月08日

走花行草-陆江南
舞·别离-刘心妍

上一篇

下一篇

我和饺子那些事儿-刘恒旭

添加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