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沙茫茫,沙丘座座,连绵天际。

我们一队人马骑着骆驼迈入沙漠。我举着相机,眺望着,只见一团似枯木的东西,在滚烫的黄沙上翻滚。“沙漠中奔跑的草”。牵骆驼的人说。面对我的目光,他解释:“他们是种子,在找生存的地方。”

那团枯木,在沙丘上颠簸,被烈日烤得打滚、翻腾。

纯粹而统一的金黄中,它的身姿是如此的显眼。其他一些人也望见它了。他们把脖子,在宽大的帽檐下缩起来,瞪着眼睛说:“啊……”而最小的那个男孩,挥着肉呼呼的胳膊,也大叫:“啊!啊!”他母亲便叫:“抓紧啊,小心着!”

一阵风裹着热浪袭来,那团“枯木”奔跑得更快了。

“我的纱巾!”小男孩尖叫了起来。“啊呀!啊呀!”他妈妈也叫起来,要伸手去捉,却被锢在骆驼背上形成一个古怪的姿势。纱巾在空中被拨弄得飘飘悠悠地。牵骆驼的人几步迈过去,伸手捉住了纱巾,递回他妈妈手里。于是她在骆驼背上攥紧了纱巾,目光死死盯在他儿子背后的布料上。

小男孩却没回头看他,一心伸着手,“啊啊”地叫。他手指着的地方,那团“枯木”还在我们目光注视下,心无旁鹜地,向茫茫黄沙的深处旅行去。

我望着那小男孩。他圆鼓鼓的脸上,闪着油亮亮的光泽,像一朵不知忧虑而自在开放的花。他的身影高立在骆驼背上,胸脯挺挺的,雄赳赳,气昂昂。

烈日烘烤着大地。“枯木”奔跑的身影越来越小,只在沙丘顶上留下一个不知疲倦的,跳动的小黑点。最后,消失在天际。

小男孩被他妈妈扶着下了骆驼,身影也消失在沙漠里。

我想起那小男孩在上骆驼前,熟练地张开双臂的样子。他妈妈在他圆鼓鼓的脸上,肉呼呼的胳膊上又涂又抹,末了,围上一条纱巾。

这朵肥硕又多汁的花呀,是由他母亲肥腻的目光浇灌出来的啊。在这沙砾滚烫,风沙割面,食人无骨的地方,你说,他能开放到几时?那团无言独行的草啊,来年春天,一定会扎下最深的根,长出最高的枝! 


点评:

文章采用对比手法,将沙漠中的“奔跑的草”,与现实生活中被母亲用肥腻的目光浇灌出来的孩子进行对比,突出了自然环境中生命生存的不易,表达了种子一旦生根发芽,就会奋力生长,顽强的生命让人敬畏。回归现实,发出了自己的感慨,那些成长起来的“肥硕又多汁的花”,能开放到几时呢?

文笔细腻,视角独特,耐人寻味。

木沐

2019年08月08日

有你的地方就是家-张诗雨
我和饺子那些事儿-刘恒旭

上一篇

下一篇

走花行草-陆江南

添加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