厚重的特制鞋,日日熏的艾草,次次的康复训练,是我的妈妈在六岁时患上小儿麻痹症儿要面对的。

西北,新疆。我的妈妈出生在这块荒凉但又充满神秘色彩的土地上。在她人生的第六年,命运给她设了一道坎。

烈日炎炎,她总是抿着唇,身子靠近墙,来来回回地走动和单脚跳。新疆昌吉的医疗条件并不是很好,她便在这个地方做着枯燥的训练。葡萄架从光秃秃到生机勃勃,枯荣了两次,妈妈坚持锻炼了两年。康复那个月,葡萄正好。

这个病并没有给她的生活带来太多影响,她如沙漠中秀美坚强的胡杨般成长着。

高二八百米跑时,她为难了。她的眼神划过操场跑道,滑过给她鼓励的同学,滑过无云的蓝天。她上场了。她的身影缓慢地移动着,却未曾中途停过……

再后来,她考上长春市的大学。她带着不舍,也带着好奇,告别了天山,告别了院中的葡萄架。一万里,一万里。从西北戈壁到东北平原,她用西北人极强的适应力,适应了新环境,用戈壁沙漠般广阔的胸怀,包容了身边一切。

天山雪莲的种子吹到了东北,落地生根。然而,因为生活的劳碌,让她不得不割爱,将自己未满两岁的女儿送回新疆。她的女儿很不习惯见不到父母的日子,时不时地大哭,电话那边的她听着更揪心。终于有一天,她忍不住了,将女儿接了回来,眼中满是疼爱和自责。那一天,葡萄正好。

沙漠胡杨,屹立千年不倒。天山雪莲,生于严寒而高洁。我的母亲永远是带着韧劲儿,带着不服输,傲然于世间。


点评:

文章用母亲小时候经受苦难的细节开篇,突出说明了母亲要面对的痛苦,增强文章的感染力,也为后文做铺垫。

虽然患有小儿麻痹症,但没有自暴自弃,而是坚持锻练。康复之后,面对生活中的种种问题,坦然面对,即使八百米跑不能跑第一,坚持跑完,就是一种胜利。工作之后,繁重的生活压力让母亲无暇顾及女儿,只得送回新疆,而当听到女儿思念的哭诉时,一向坚强的母亲终于忍不住了,将女儿接了过来,这是母亲柔软的一面。

文中选取的三件小事,抓住了细节详细描写,突出说明母亲的坚强与坚韧的性格特点,感人至深。

大喵

2019年08月08日

黄土中的一弯清流-张锦田
二十年后的北京-郗彦博

上一篇

下一篇

我的母亲-刘昱彤

添加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