茂盛

福建省漳州市  朱家瑜

 

外公家的庭院有一棵黄弹树。黄弹树树干粗大,要一个个大人张开手臂才抱得过来。树上的叶子极为茂盛,嫩绿的叶子层层叠叠,密密地聚成一团,好似一朵绿云。朵朵绿云成片成片开去,犹如撑开一把巨大的绿伞,家里的老人孩子在这伞的庇护下,拾起春光明媚,躲过夏日骄阳,藏起秋日私语,度过漫漫冬季,洒下无数欢声笑语。

最让我怀念的是夏季。七月骄阳,金子般的阳光洒满庭院,黄弹树披上金装,丝丝缕缕的光芒投射在黄弹,饱胀的黄衣好似镶上了金边,里头的果肉急着探出头。微风轻抚,清淡的果香便一缕一缕地向人们的脸上扑过来,似乎想让人们品尝夏季独有的香甜。每到这个季节,哥哥姐姐们都会从各地聚拢来,回到老家看望外公外婆,我也不例外。

那时的我们都还小,总是围坐在黄弹树下,看外公外婆摘黄弹。那时的外公也还年轻,身体硬朗,他总习惯性地把手一甩,潇洒地将斗笠戴上,轻装上阵。他两只手抓紧树干,一脚踩在两根树干的交叉处,另一只脚往地上使劲一蹬,一下子就稳立在树杈间,一伸手便可摘下一大把黄弹。外婆是个开朗的人,总是笑呵呵地,抱着一个大箩筐准备接外公摘下的黄弹。串串黄弹像娇羞的新嫁娘整齐划一地躲进外婆的大箩筐,泛着幸福的光。一会儿功夫,外公外婆累得大汗淋漓,汗珠映着太阳的笑脸他们边忙活着边笑着招呼路过的村民,“婶子(叔公),来,过来吃黄弹,今年的黄弹很甜”说完,就不容分说地抓起一把往婶婶(叔公)怀里塞。我们一帮小孩也招呼着邻居的小伙伴们和我们一起,享受着“黄弹盛宴”。

傍晚时分,夕阳下坠,天边渲染上金黄的颜色,云朵边上镀了一层金。我们一家人围坐在庭院的黄弹树下外公讲那过去的事,我们讲外面的新鲜事。

外公,您种的这黄可真好吃!”小小的我打断了大家的话。我剥开一颗黄外皮,里头立马露出晶莹剔透的果肉,果肉中还包着个黄绿相间的籽。

那是自然,外公知道我们爱吃黄旦,不知在那棵树上下了多大的功夫,这结的黄肯定是天下头等美味。外公的话刚到嘴边,却先被哥哥抢了去。我望了望庭院里那棵黄弹树,确实如哥哥说的那样,古老却富有生机,好像它并不是一棵树,而是一个像外公那样的人,年纪虽大,但内心始终旺盛。听妈妈说,外公是村里书法写得最好的,每年春节,他都会免费帮乡亲们写对联。春节前,外公家的庭院里,黄弹树下都会挤满了排队等对联的人,这一写,就是三十几年。年年如此,等对联的人已换了一茬又一茬,像一季又一季的黄弹树。

多吃点,多吃点,这夏天过去,这么好吃的黄旦可就难找喽!外公乐呵呵地招呼我们。他看着我们每个人吃得津津有味的样子,黝黑的脸上瞬间绽成一朵花。

美好的时光在一季一季的黄弹的香甜中流淌,小小的我们也在那香甜里长成姑娘小伙。那棵用欢声笑语浇灌的黄弹树依然枝繁叶茂,硕果累累。可是外公外婆的身体渐渐大不如前,尤其是外公的脚受伤了,再也不能为我们摘黄弹。于是,这摘黄弹的任务自然落在我们肩上。

外公外婆,我们帮你们摘黄弹!哥哥学着当年外公的样子爬上树,你们接好了哦!”哥哥调皮地冲我和姐姐喊道。我和姐姐学着外婆的样子在树下接,我抱着大箩筐,绕着树周围跑,黄也总是不偏不倚,刚好落进我的箩筐。一串串接连落下,那场每年都会出现很快便下了起来。树叶不停摇晃着,发出沙沙的脆响,好像风儿伴着雨点,一唱一和,演一场大戏一周围的叔伯姨婶笑着看我们上蹿下跳,外公外婆摇着扇子,坐在树旁的椅子上,眼中闪烁着欣喜的光芒他们不约而同地说:我的孙子(女)们终于长大了!”随即,爽朗的笑声从树下传来。

我拭去汗水,将自己那筐展示给外公外婆:看,这是我接住的!多不多?外公看我一脸的骄傲样,眼睛都笑眯了多多多!以后这黄可都要归我的孙子们管喽!说罢,外公从筐里拿出一颗大黄,用纸巾擦了擦,剥开皮,果肉立刻露出来,外公将这颗黄递给我:吃一口,一定很甜!我接过那颗黄,轻轻咬一口,似甘甜的泉水在我身上流淌,我的心情变得无比舒畅。

你们也快尝尝!哥哥姐姐们吃着黄弹。每仿佛包裹着浓浓的爱,伴着树阴的清凉,慢慢在这个家、这个村子扩散开去……

许多年过去了,那棵黄树依旧茂盛。

 

 


2019年08月02日

【7月】茂盛-王康汇
【8月】一次有意义的活动-马悦然

上一篇

下一篇

【7月】茂盛-朱家瑜

【7月】茂盛-朱家瑜

添加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