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悉的声音

山东省淄博市 鞠程鹏

 

我站在十字街头,看向透析着质朴赭黄的土地,平整的柏油路顺畅了川流不息的车辆,它们在路上发出摩擦声、刹车声和时不时按响的喇叭声,汇成一股城市特有的声音——被谓之“大地之声”。 绝非如此。

最早在七八十年代的时候,城市规划并没有真正贯彻更高标准。它像个勤劳朴实的农民,除了暗红的砖瓦,铺天盖地的小麦,连同麦芒最尖锐最戳指人心的一点都泛着金黄,恒河数沙般的人在工作之余耕耘自家的田地,留在脑海里的只是“沙沙”劳作的回响。

城市化进步,意味着每一立方米空气,每一平方米土地,每一米的建筑,他们都在尝试翻新更近。那个时代鲜明的昂扬精神也是建设一座新新城市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好整以暇地做好所有思想工作后,他们开始放下了锄头,握住了笔杆,仍然是“沙沙”的声音,但这次如青蚕喰叶,是笔尖戈纸之声。我们真的可以庆幸城市为所谓“文化”发声么? 还要再等等。

后来,天上的星星少了,在庞大的夜幕中只余婵娟嵌入荒芜。拔地而起的工厂和大厦,他们给敢于吃螃蟹的人带来的财富是上个世纪的稚子无法想象的。不息奔波的车辆在早晚高峰的时候滞留不前,他们冷漠的钢铁车顶在霓虹灯的闪烁中汇成灰亮的海洋,但是,不足以照亮黑暗。“沙沙”车主降下来车窗,撕开包装塑料,点起来一根烟。

祈求愿望的平凡人总在节日庆典燃放烟花,孩子们和孩子心的人们最喜欢仰头望到礼花“沙”一声绽放的瞬间。然而混浊的空气阻挡了抬头的人们远眺。每当寂静的寒冬腊月,这个十字街头的红绿灯会喷薄而出一束妖异的彩光,明显到无法回避的丁达尔现象昭示着这养育一方人的一方水土的城市资源已经日薄西山、行将就木。

停课、限行限号。在反省灰红和恢宏区别之余,更要思考灰红和金黄之间的希望改变了多少功利性,每一点资源都被换算成钱财,开发、深掘,甚至是破坏。“沙沙”没有变,但它从熟悉,变得陌生了。

“建设生态文明是中华民族永续发展的千年大计。必须树立和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坚持节约资源和保护环境的基本国策,像对待生命一样对待生态环境”。

2018年的《难忘今宵》没有在爆竹声声中炸裂,褪下口罩的人们肉眼可见脸上的亲昵。推动发展高新技术产业,调整产业结构,传统重工业转型升级等这些需要政府协调的工作陆续展开;限行限号,用环保购物袋代替塑料袋等这些耳熟能详的点滴小事逐渐履行。肉眼可见地,天蓝了。

城市回归了金黄,路边栽种了参天行道梧桐,秋风扫落叶,入梦满天黄。清晨,环卫看见了自己清扫时扬起的落叶,听见了“沙沙”城市之声。


2018年12月03日

【11月】我感受到了,成长中无言的爱-马质
【12月】山水之灵,在心-王心兰

上一篇

下一篇

【11月】熟悉的声音-鞠程鹏

添加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