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刻我感受到了 民族复兴 教育当先

陕西省西安市 闫佳祥

 

民族复兴

教育当先

欲兴教育

须扬师道

近几年来,世风日下,国民素质呈断崖式降低,这便促生了“键盘侠”这一群体,他们只知道骂政府,骂社会,却不能提出实际的解决方法。更有甚者,选择明哲保身的态度,不敢社会怎么样变革,也不参与其中。

作为一个文科生,我清醒地认识到,这个问题如果任其发展下去,中国的前途堪忧,民族复兴也将无望。我们可以看看我们这个社会成了什么样了,当老人扶不扶竟然可以当成一个问题来讨论;当一个商家只不过是按规范的在食品中合理添加食品添加剂就可以当成优秀商家来表扬。这真的可以用我的老师经常说的话来评价:这是道德的沦丧,价值观的扭曲。我们的社会怎么了?有什么办法改变吗?

我的答案是,我们的教育出了问题不知诸位怎么认为,我个人的观点是,如果教育这一伟大的事业受到任何功利思维的影响,那么不论是教育者还是受教育者都会受到危险。“学而优则仕,劳心者治人”是现代受教育者与教育者的共同观念。以至于钱理群老先生都说:“我们现在的教育正在培育一批绝对的,精致的利己主义者。”这评论在嘲讽之余,也透露了一丝无奈。这是多么可悲的一件事啊! 在古代,老师不知教给学生“六艺”(相当于今天的文化课知识),还教给学生“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这是原本的教育,而现在呢,教给学生的则是“分分分,学生的命根”。我们的功利思想使原本“教育”这一伟大得词受到误解。老师们都喜欢好的学生,这本身是很正常的一件事,但不该疏远那些“问题学生”,更不该厌恶,使大家疏远他。给大家讲一个发生在我身上的一个故事。前一段时间,国家组织兵役登记(政治义务),因为在外没有电脑,无法登记,但当时又急着要办。我没办法只得向我的代课老师求助,只因为我的这一学科没有达到他要求的目标,竟被两三句话敷衍过去了,而且理由的真假还有待考察!我没有没办法只得向我的班主任求助,还好我班主任带的那一课学得很不错。我的班主任放下手头的事,立马帮我办了。至于第二天我的代课老师竟然说了一些让人费解的话(此处省略对话内容),由此可知这种分数可以在一定情况下大于政治义务! 家庭,社会,学校是教育的三个载体。学校这样的组成部分便是老师。我们现在的社会与家庭一再践踏“师道尊严”。我们现在国家为教育立法,明令禁止老师体罚学生,这一具有国家法律意义的条令无疑成为了“熊孩子”的最有效的“护身符”。然后便有了学生与那些“优秀”老师(优秀的老师本就很严厉,更容易与学生发生矛盾)的“战争”。

“阮江三中弑师案,老师被捅26刀”,“广东肇庆13岁男生迟到砍女老师泄愤”。而当这一切令人可悲的事发生后,老师总是“众矢之的”。说这一切都是老师该死,是老师罪有应得。而那些为老师辩解的人则必备投之以白眼!

而这一切对于教师的负面影响也造成了一定的影响,“师生关系”成为继“医患关系”另一个谈之色变的话题。现在的老师们希望的师生关系则是像“至圣”孔子与“复圣”颜回那样。这的确是一种令人羡慕的关系,只可惜这种优良传统自新世纪之后就荡然无存了。

在古代,最受欢迎与最受人敬重职业莫过于医生与教师,前者救命,后者救心。可现在出现了恰恰相反的现象,这是不合理的啊!我的一位老师曾言:“现在是你们坐着,老师站着。恐怕将来就是你们躺着,老师跪着了!”这是多么无奈的一句话啊。我们这个社会现如今一再践踏师道尊严,时间会证明,这样下去,中国是无法提高自己综合国力的。因为跪着的老师永远教不出站着的人,如果青年站不起来,中国同样也站不起来! 呜呼,民族复兴 , 教育当先, 欲兴教育,须扬师道!


2018年11月06日

【10月】等一棵树,长成秋天-李冬梅
【11月】熟悉的声音-刘瀚隆

上一篇

下一篇

【11月】 那一刻我感受到了 民族复兴 教育当先-闫佳祥

添加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