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一棵树,长成秋天

内蒙古清水河县 李冬梅

 

 我想,树这种植物大概是最不敏感的了罢,你瞧,那红花落了,他一动也不动;芳草枯了,他也不抖抖叶子摇摇枝。秋天的天高水长,他站在那里,静静地瞧着,是想多欣赏几眼吗?时光呼啸过风沙,枝叶零落……千年前,定是有一棵树,对着南唐后主李煜听他吟"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那树却没有枯死在秋里,而是借着秋华,努出一枝嫩芽;也曾有一棵树,注视着骑着小驴的马致远,用自己的枯藤交接上了诗人漫流的忧伤;"南浦凄凄别西风袅袅秋",一定有一颗树,在西风里萧瑟,看尽了万千离别!呵,秋的一切,树都知道啊。
        对自然的渴望也许只是短短一瞬间。打开窗子,秋天凉丝丝的空气,泼墨似的远黛青山,金黄的果实,浪漫的夕照,温暖的黄昏…常对这些分辨不出是梦还是现实。偶然想起了秋草,想起了牛奶似的白云,想起了流淌着的蓝天,还有一树树花开,一树树嫩叶,一树树果实,一树树风霜,这是秋天的毒药,却比酒更醇美,让人甘愿在这幻梦中死去。这样的瞬间,我就想去仰望一棵大树,看他粗糙的树皮结着霜花,凝着秋露,我想顺着叶脉去探险,看看秋天的热血有多澎湃,想乘着金黄的叶子,漂流在剩下的无边的薄荷绿海中……
        我想做一棵树,触着流云微风,每一天都在隐秘生长,窃窃欢喜。席慕容也想做一棵树,为了对抗时间,可是她没想到树也是会老的啊!大江健三郎要做一棵树,欣赏他的韧性。汪曾祺更是拥有"树上的岁月"。做一棵树,伫立在深秋,在自来的幸福里,静静地打磨时光……
        树是立在秋天里的诗人,牵着秋的手,却依然带着一头绿冠。是树爱你爱得不够热烈吗?不足以用她使万物镀金的本事,染黄你不败的枝叶?还是你爱秋爱得不够深沉,无法长成与秋天最配的颜色?
        我想,再等等吧,再等一等。等小乔木都落光了叶子,等花草都收敛了光彩,等一片片洁白的霜花结满了枝头,等到了热烈的十月,等秋天的香甜溢满了世界,你这株树也总应该妥协了吧?你那糙树皮对秋天就一点感觉也没有吗?你那老树冠对秋风一点心动也没有啊,苦苦地和秋纠缠一片叶子,是该落不落?好吧,慢慢来吧。我会等,秋天也会等,等着你,长成与秋最配的样子,长成,我最爱的样子……
         新涤凉暑,淡月横秋,久违的秋天,久别的老树,秋天,你好。


2018年10月29日

【10月】青涩校服——青春里最美的时光-李冉
【11月】 那一刻我感受到了 民族复兴 教育当先-闫佳祥

上一篇

下一篇

【10月】等一棵树,长成秋天-李冬梅

添加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