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简介:

田紫嫣,中国少年作家班学员,喜欢音乐,喜欢文字,喜欢畅想,年轻的心在字里行间飞扬。从八岁起在新浪网上开了一个博名为“秋水伊人小小”的博客,拥有一定的读者群,吸引了不少报刊编辑时常前来选稿约稿。已经在《少年作家》《小意林》《妙笔》《课堂内外》《七彩语文》等报刊杂志上发表文章二百多篇,荣获各级各类作文竞赛奖项达数十次。

荣获16年中国少年作家班“十佳学员”及“百名少年作家”荣誉称号。

最喜欢的一句话:上有青冥之长天,下有渌水之波澜,美人如花隔云端。  

守住阳光

 

阳光像明艳的金粉,撒了满身。日光倾城中,你微微笑意,我盈盈欢喜。

                                               ——题记

初春的清晨总是温柔清新。一推窗,风也柔和,阳光也柔和,连鸟语虫鸣也柔和。被这气氛感染,我轻手轻脚地推开房门,下一秒,屏住了呼吸。

爸爸在给妈妈梳头。妈妈长长的黑发像水一样流过爸爸的手。爸爸也许很少做这种事,手法意料之中的笨拙,可他小心翼翼地捧着妈妈的长发,梳得那么温柔,那么细致。晨光下,两个人柔和的侧脸,阳光下连细碎的绒毛都清晰可辨。一头青丝,一把桃木梳,画面美好得不可思议。

也许是母女间的心灵感应,妈妈忽然转头,看到伫立门边的我。她微微一笑,颊边的酒窝盛满阳光,那一抹阳光,猝不及防地撞入我的眼帘,那样温柔、明朗,刹那间,时光恒静,花开无声。

我静静地凝视着妈妈阳光般灿烂的笑容。“怦怦”,是心中一团一团的小欢喜怦然绽放。难怪丁立梅要说,“正是这些小欢喜,在我心里唱着、跳着,活着,才成了让人特别不舍的事情。”

曾经,有一些忧伤,几乎把那抹阳光掩盖。我家是单亲家庭,以前的父亲带给我和妈妈太多不好的回忆,以至于我只愿称他为“父亲”,便是只承认那层血缘关系,父女情分淡薄近无,眼看着妈妈笑容少了,我无力改变,只是暗下决心,等我有了能力,定要守护好她的笑容,我的阳光。幸好,如今,她终于遇到对的人,继父,也就是现在我心甘情愿喊他爸爸的人,对我们很好,温柔、宠溺、包容。于是妈妈的笑容越来越灿烂,继而,我的世界阳光倾城。冬天早已过去,春天不会结束。

思绪悠悠回转,妈妈含笑温柔地凝视着我。我走过去环抱她和爸爸,阳光像明艳的金粉,撒了我们满身。

我听见心花在绽放,绽出朵朵的温馨,朵朵的欢喜,绽得花团锦簇,清香四溢。忽然懂得了“时光安稳,岁月静好。”

妈妈,我最想守护的阳光,在你的笑意里。你的笑,我的欢喜。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美的瞬间

 

周末,我和爸妈去接在山上礼佛的奶奶。

透过车窗,我无聊地打量着外面。凉风习习,倒是自在惬意。树叶轻轻作响,发出沙沙的低笑;花也在风中舒展着腰肢。这真是一幅颇为亮眼的画面。

“吱嘎吱嘎”,近处传来的声音吸引了我的注意力。迎面驶来一辆破旧的三轮车,真担心它什么时候就散了架。随着它的移动,车主的脸出现在我的视线内。黝黑的脸色——显然是经过长期的风吹日晒。握着手把的一双粗糙有力的大手指关节凸出。他整个人身子微微前倾,很是卖力地蹬着车子。他的背有些佝偻,大概是常年保持这个姿势的缘故。总之,这是一个普通之极的中年人。

我瞥了几眼便转回头,那辆三轮车与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还是欣赏风景吧。环顾四周,花儿骄傲地抬着头,树叶“沙沙”地轻声嘲笑。是啊,那辆三轮车怎么能与它们争辉呢!

车身突然猛地一震,惯性使得我撞上了车座。爸着急地重新发动,可只听到发动机响,车始终不动。我们下了车——原来是一滩烂泥阻了去路。近几天连着下雨,这滩泥的面积足有半间教室那么大。我看到两个前轮已经陷进去了,急得在原地跺脚。怎么办呢!

这时,远处突然跑来一个人。定睛一看,原来是蹬三轮车的那个人。难道是来看笑话的?我心里顿时有些恼怒。

可他接下来一连串的举动却让我惊呆了。他三下五除二地脱下鞋袜,毫不犹豫地踏进烂泥,先摸了摸前轮陷得有多深,然后就大声说:“木板,找木板!”四处寻找无果。最终,还是他从三轮车的后架上卸了两块木板。垫好木板,车重新发动了,他又跑到车后猛力地推,爸也加大马力,车终于沿着铺下的木板冲出了淤泥。可是,车尾的气喷在他脸上,烂泥更是溅了他一腿一身,他走出来的那一刻,我的心狠狠震动了一下。

半截小腿,已经看不出本来的颜色,一双手还在往下滴滴答答地淌着泥水。他知道我在看他,咧着嘴朝我一笑——那口白灿灿的牙晃了我的眼睛。我忽然觉得周围静了一瞬间,美丽夺目的花儿失去了颜色,树叶也失去了声音,因为他才是这里最美的存在。尽管他满身泥水,长得也并不出众。

我的天空忽然明朗起来,心里满是暖意。他并没有做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但他的举动温暖了我们一家人的心。而我们,将带着这份温暖,把它传递给更多的人。爸对他连声感谢,他却憨厚地摆摆手说:“呵呵,小事,小事。”带着满心的谢意,我们目送着他走远,我想我重新理解了美的定义。

骄傲的花儿低下了头——只因为他在这里。树叶带着敬意唱起赞颂之歌——它目睹了一切。灿烂的阳光自叶间洒下,于是,我深深地,深深地陶醉在这片温暖中……

 

 


2017年11月27日

叶斯语
马知行

上一篇

下一篇

田紫嫣

添加时间:

全部评论()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